蒋桥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财经  >  专访全国房地产商会联盟主席顾云昌:圆梦住有所居“中国速度”世
专访全国房地产商会联盟主席顾云昌:圆梦住有所居“中国速度”世
2019-12-03 07:45:10    来源:互联网

每个记者:薛辉,每个编辑:陈虞梦

现年75岁的顾云昌曾任建设部城市住房研究所所长、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和全国房地产商会联合会主席。他还是1998年国家住房改革计划起草小组的核心成员。在接受《国家商报》(以下简称nbd)记者的独家采访时,这位精力充沛的长者谈到了新中国房地产的发展,什么都知道。

他开门见山地向记者介绍了两组数据:

1949年,中国城市人口的人均住房面积只有9平方米。到2018年,这个数字将增加到39平方米。

上述数字基于城镇常住人口从1.8亿(1978年)增加到8.3亿(2018年)。

"这样的增长率在世界上是罕见的!"顾云昌说。

住宅建设试点项目及新思路探索。

Nbd:你在改革开放之初就开始研究住宅产业了。请介绍一下当时中国的生活条件?

顾云昌:我在20世纪60年代上大学,主修规划。经过多年的工作,我于1979年调到国家建设委员会(住房和建设部的前身),开始从事住房研究。

正如我刚才所说,1949年,中国城市居民人均住房面积只有9平方米。然而,到1978年,由于人口大量增长,人均只有7平方米——人均居住面积非但没有增加,反而下降了。这种情况当时被称为“住房短缺”。

“住房短缺”有许多原因。除了人口增长之外,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国家基础薄弱,政府无力建造更多的房屋。此外,我们当时的指导思想是“朱先生的生后生活”。我们应该先吃饱,解决温饱问题,然后盖房子,因为那时中国的第一个问题是吃饭。

农村地区的住房问题更好,但城镇越来越紧张,特别是在三代四代同堂的大中城市。住房困难不仅是经济问题,也是严重的社会问题。由于住房分配不均,也出现了大量的社会矛盾。

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邓小平同志当时就住房问题发表了专门讲话,他说:“我们能不能找到一个更宽大的解决住房问题的办法,比如允许私人建房或公共援助私人建房,分期付款?”

然而,这种观点在当时还是太超前了,因为当时的住房供应依赖于政府和单位,没有私人住房可供购买或建造。我们现在说中国的住房改革始于1998年。事实上,是邓小平同志首先提出住房和家庭所有制的商业化。

Nbd:固有的想法不会轻易被打破。还有其他替代想法吗?

顾云昌:当时的口号是“还清债务”,过去30年的住房债务应该还清。

提出要充分发挥“四个积极分子”,即充分发挥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单位和个人建房的积极性。然而,仅仅提高政府和企业建房的积极性并不能解决问题。如果个人不参与建房和买房,政府和企业负担不起太多的钱。

因此,地方政府试验和探索了建造房屋的新思路。

例如,1981年,国家补贴Xi安试点项目,向个人出售新房。当时,Xi安建了几百栋房子,平均价格为每平方米150元,但只有三分之一售出。我专门召集了一次购房者会议,讨论为什么房子不能出售。那时,有个体户、专家和教授,还有一些收入较高的群体。尽管他们同意这种做法,但他们认为房价对大多数人来说太贵了,负担不起。我们一回来,就写了一份报告,建议房价从150元/平方米降到120元/平方米。结果,剩下的数百套公寓都卖完了。

我们的结论是,虽然所有的房子都卖完了,但试点也表明,在当时家庭收入普遍较低的情况下,用所有的钱买房子仍然很困难。这条路在这个国家很难在短时间内通过,需要探索其他道路。

后来,1983年,常州、四平等城市开始探索“三分之三制”的建房方式,即个人、政府和单位各出资购房款的三分之一。这种想法比Xi安让人们全额购房的方法更容易被普通人接受,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这种模式尚未在全国推广。

此外,我们还在烟台、蚌埠等地试行了“增租补贴”,即通过补贴提高公房租金,但效果不明显,没有得到推广。

住房制度的改革不是闭门进行的。

国家统计局:除了探索因地制宜之外,中国有没有借鉴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验?

顾云昌:我国的改革与对外开放密切相关,所以住房制度改革不是闭门造车,而是广泛学习和借鉴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经验。

为了让更多不同领域的专业人士参与住房改革的研究,1983年12月9日,我们成立了中国住房研究协会,我是该协会的首任秘书长。这是一个由国家政府机构领导的学术研究机构,现在是中国房地产研究协会。当时,许多著名的经济学家为住房研究协会提出了建议。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从事住房研究和建设的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纷纷出国考察住房制度。我们专门研究了新加坡的住房公积金制度,也研究了英国的住房制度,还参观了香港的廉租房制度和美国的住房贷款制度。我国随后的住房改革制度或多或少借鉴了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经验。

当中国人再次放眼世界时,他们很快意识到我们以前的住房制度已经偏离了拥有住房的目标。改革开放实际上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逐步过渡,相应的住房制度改革也将符合这一改革的总方向。20世纪90年代后,以市场代替计划、增加家庭住房比例的共识逐渐形成。

你能谈谈1998年房改的背景和思路吗?

顾云昌:1997年,中国经济增长缓慢,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提出加快住房建设,把房地产作为国家新的经济增长点。

经过六个多月的准备,国务院于1998年6月召开了全国住房制度改革和住房建设会议。7月初,发布了《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正式提出停止实物分房,逐步实行住房货币化分配,发展住房交易市场。以此为标志,实行了近40年的福利分房制度开始退出历史舞台,市场开始主导中国的住房供应。

1998年是一个分水岭。市场以前没什么作用,后来市场成为住房供应的绝对主力。特别是从2000年起,所有单位将不再以实物形式分配房屋。人们只有想买房子的时候才能买。因此,房地产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住房供应稳步上升。

当然,仅仅把人们推向市场是不够的,还要让人们买得起房子。因此,住房改革制度出台后不久,配套购房贷款制度也出台了。

然而,受传统观念的限制,普通人并没有热情地借钱买房。为了改变人们的消费观念,在房改之初,我经常在演讲或文章中推广贷款买房的新的消费观念。应该说,人们消费观念的转变和相应贷款制度的引入也为住房改革做出了贡献。

在此期间,地方政府也不遗余力地推动新房建设,甚至出台了新的购房和定居政策。例如,一直实行严格户籍管理的上海和天津,已经出台了蓝墨水户籍制度。规定非本地户籍的人在本市购房时可以获得蓝墨水户口。

房改结果完全出乎意料。

你认为1998年的房改达到预期目标了吗?

顾云昌:回顾过去十年的房改成果,我们可以说完全出乎意料。

我记得在1998年,经济学家李稻葵让我做一个项目来预测住房改革政策对住房供应、信贷和宏观经济的影响。我们很快完成了这个项目并写了论文。但是,我们最初的期望太保守了。没人想到房地产会发展成如此巨大的产业,对国民经济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

就数量而言,我国人均住房建筑面积从1978年的7平方米增加到2018年的39平方米。就质量而言,我国平均每户有1.08套住房,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成套住房是改革开放以来才出现的,是住房质量提高的标志。此外,1985年中国城市住房的私人拥有率仅为17%,但现在已超过80%。换句话说,大多数城市家庭都有自己的房子。这也是我们以前没有预料到的。

Nbd:这些成就是否意味着我们已经实现了生存和生活的目标?

顾云昌:实现这个目标的努力只有一个逗号,没有句号。

住房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也存在一些问题。

房价的快速增长是一个突出的问题,这也是意料之外的。

虽然房改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比如经济适用房的分配,我们认为是比较容易的,但是现在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当时,系统设计考虑得不是很仔细,我也没想到在实施中会遇到很多问题。现在看来,虽然我们已经建了很多经济适用房,但准确性还不够,寻租和违法行为也出现了。

起初,我们的想法是,城市住房可以像新加坡一样得到解决,也就是说,经济适用房将是我们的供应主体,相当于新加坡的集体住房。中低收入家庭能够负担得起住房,并向低收入家庭提供公共租赁住房。经济适用房的供应对象是中低收入家庭,但在实际实施中存在着驾驶宝马购买经济适用房的现象。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真正形成所谓的中低收入家庭的概念。这项任务相对较重,我们需要在今后进一步改革的过程中认真加以改进。

因此,党的十九大提出要完善两大制度:一是住房市场制度,二是住房保障制度。过去,我们更加重视商品房市场的供给,但没有重视出租房屋的供给,应该加强。此外,供给体系还不够多样化,如个人集资、企业建设和社会慈善建设,这些都还不存在。我们的供应系统过于依赖开发商。下一步,我们将继续深化住房制度改革的各个方面,实现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赋予全体人民安居乐业的历史使命。

国家商业日报

江苏十一选五 广西十一选五 福建快3投注 河北十一选五投注 pk10注册送58


上一篇:莒县阎庄镇首届稻田文化节掀起乡村游热潮
下一篇:季前赛-巴斯23分 师弟半场7分 辽宁末节发力战胜同曦
  相关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jangocz.com 蒋桥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